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笔趣阁 www.shuqv.com,最快更新唐会要最新章节!

    瑟匿國

    瑟匿北接石國。其俗不好商賈。風俗與康國略同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年三月。使至朝貢。與似沒役槃國康國同鄰。出好馬。

    悉立國

    悉立在吐蕃西南。戶五萬。勝兵五千人。其地有城邑村落。咸依溪澗。男夫以繒綵纏頭。衣氈。婦人辮髮。著短裙。婚姻簡略。不行財禮。以蒸報為俗。多水牛。宜秔稻。喪制以黑為衣。一年就吉。羈事吐蕃。自古未通中國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年閏三月。朝貢使至。

    求拔國

    求拔。或云章揭拔。本西羌種也。在悉立西南。居四山之內。近西移出山。西接東天竺。遂改衣服。變西羌之習。因而附焉。勝兵二千。無城郭。好為寇掠。商旅患之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五年。因悉立而朝貢使至。

    俱蘭國

    前亦名俱羅弩國。與吐火羅接。南抵雪山。地險窄。物產惟出金精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年閏三月。朝貢使至。

    骨利幹國

    骨利幹處北方瀚海之北。二俟斤同居。勝兵四千五百。口萬餘人。草多百合。地出名馬。其國北接冰海。晝長夕短。日沒後。天色正曛。煮一羊胛纔熟。而東方已曙。蓋近日出之所也。貞觀二十一年正月內附。

    訶陵國

    訶陵在真臘之南海中洲。王之所居。堅木為城。造大屋重閣。以象為床。以椰花椰子為酒。飲之亦醉。有毒女。與常人居止宿處。即令身上生瘡。與之交會即死。若旋液霑著草木即枯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二年。朝貢使至。

    元和八年。遣使獻僧祇僮及五色鸚鵡頻伽鳥。并異香。

    十三年十一月。獻僧祇女二人。及玳瑁瓂生犀等。

    婆登國

    婆登。在林邑之南。海行二月。東與訶陵。西與迷黎連接。北鄰大海。風俗與訶陵國同。種穀每月一熟。亦有文字。書之于貝多葉。其死者口實以金。又以金釧貫于四肢。然後加以婆律膏。及沈檀龍腦等香。積薪以燔之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一年六月。朝獻使至。

    波斯國

    波斯在京師西一萬五千里。東與吐火羅康國接。北鄰突厥之可薩部。西北距茀林。西南濱海。戶數十萬。其王初嗣位。便密選諸子才堪承統者。書其名字。封而藏之。王死後。大臣與王之群子。共發封而視之。奉所書名為王焉。俗事天地水火諸神。西域諸胡事火祅者。皆詣波斯受法焉。其事神以麝香和蘇。塗鬚點額。及於耳鼻。用以為敬。以六月一日為歲首。繫囚無年限。惟王代立則釋之。地多名馬。駿者日行七百里。又多駿犬。今所謂波斯犬也。出〈馬婁〉及大驢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一年。其王伊嗣候遣使朝貢。

    龍朔元年。其國王卑路斯使奏。頻被大食侵擾。請兵救援之。詔遣隴州南由令王名遠充使西域。分置州縣。因列其地疾陵城為波斯都督府。授卑路斯為都督。是後。數遣使貢獻焉。咸亨中。卑路斯自來朝貢。高宗甚加恩賜。拜右武衛將軍。

    儀鳳三年。令吏部侍郎裴行儉將兵。冊送卑路斯還波斯國。行儉以路遠。至安西碎葉而還。卑路斯獨返。不得入其國。漸為大食所侵。客於吐火羅二十餘年。部落數千人。後漸離散。至景龍二年來朝。拜為左威將軍。無何。病卒。其國遂滅。西部眾猶存。自開元十年至天寶六載。凡十遣使朝貢。獻方物。夏四月。遣使獻瑪瑙床。九載。獻火毛繡舞筵。長毛繡舞筵。無孔真珠。至大歷六年九月。遣使獻真珠等。

    都播國

    都播。鐵勒之別種也。其地北瀕小海。西堅昆。南迴紇。十三月行。前代未之通也。分為三部。皆自統攝。其俗無歲時。結草為廬。無牛羊。不知耕種。土多百合。取其根以為粻。捕魚鳥食之。衣貂鹿之皮。貧者亦緝鳥羽為服。婚姻。富者用馬。貧者用鹿皮為聘禮。國無刑罰。偷盜者徵其賦。聞骨利幹來通。亦遣使朝貢。

    貞觀二十一年十一月。朝貢使至。

    結骨國

    結骨在迴紇西北三千里。勝兵八萬。口數十萬。南阻貪漫山。有水從迴紇北流。踰山經其國。人並依水而居。身悉長大。皙面綠睛朱髮。有黑髮以為不祥。人皆勁勇。鄰國憚之。其大與突厥同。而婚姻無財聘。性多淫泆。與外人通者不忌。其婿死喪。刀{〈牙夂〉厉}其面。火葬收其骨。踰年而葬。以木為室。覆以木皮。天每雨鐵。收而用之。以為刀劍。甚銛利。若獵獸。皆乘木馬。升降山磴。追赴若飛。其北有騮馬國。鄰北海。畜騮馬而不乘。但取其酪充飧而已。貌類結骨。而不敦鄰好。交相侵伐。貞觀六年。遣王義宏將命鎮撫。二十二年。結骨國君長遂身自入朝云。臣已一心歸國。望得國家官職。執笏而還。遂授左屯衛大將軍堅昆都督。開元中。安西都護蓋嘉運撰西域記云。堅昆國人皆赤髮綠睛。其有黑髮黑睛者。則李陵之後。故其人稱是都尉苗裔。亦有由然。今有改稱紇扢斯者。亦是北夷舊號。臣按國史敘鐵勒種類云。伊吾以西。焉耆以北。旁白山則有契弊。烏護。紇骨子。其契弊即契苾也。烏護則烏紇也。後為迴鶻。其紇骨即紇扢斯也。由是而言。蓋鐵勒之種。嘗以稱迴鶻矣。其轉為黠戛斯者。蓋夷音有緩急。即傳譯語不同。其或稱戛戛斯者。語急而然耳。訪於譯史云。黠戛是黃頭赤面義。蓋迴鶻呼之如此。今使者稱自有此名。未知孰是。

    會昌三年。其國遣使注吾合索上聲呼之。等七人來朝。兼獻馬二匹。以其久不修貢。且莫詳更改之名。中旨訪求。唯賈耽所撰四夷述。具載黠戛斯之號。然後知耽之通習荒情。洽而不誤。先是。迴鶻背恩德。侵劫諸部落。又擅入靈州。以為天亡不可容也。乃命河東等道遣兵討之。正月。命河東兵大破迴鶻於殺胡山。就帳中奉太和公主歸於我軍。可汗亦與數十騎踰山遁走。黠戛斯乘其破亡。遂有其國。二月。遣使注吾合索等七人來朝。并獻名馬。且憑大唐威德。求冊命焉。四年。上命太僕卿兼御史中丞趙蕃持節宣慰。五年五月敕。我國家光宅四海。君臨八荒。聲教所覃。冊命咸被。況乎族稱宗姓。地接封疆。爰申建立之恩。用廣懷來之道。有加常典。得不敬承。黠戛斯國王生窮陰之鄉。稟沍朔之氣。少卿之後。冑裔且異於蕃夷。大漠之中。英傑自雄於種落。日者居於絕徼。隔以強鄰。空馳向化之心。莫通事大之禮。旋能奮其武勇。清彼朔陲。萬里歸誠。重譯而至。時既當於無外。義必在於固存。是用特降徽章。載明深懇。加其美號。錫以冊書。貽厥後昆。遂荒有北。舉茲盛典。彰示遠戎。祗服寵光。永孚恩化。可冊為宗英雄武誠明可汗。命右散騎常侍兼御史中丞李栻持節充冊使。仍命有司擇日備禮冊命。六年九月敕。去歲。先帝冊立黠戛斯為可汗。雖有成命。旋屬朝廷變故。未果遵行。今欲遣使。且展封告之儀。續行先帝之意。又慮深僻小國。不足與之抗衡。迴鶻向殘。不合遽有建置。事新體大。須歸至當。必詢於眾。方免有疑。宜令中書門下五品以上。御史臺尚書省四品以上。集議聞奏。大中元年。遂命鴻臚卿御史中丞李業持節。再冊命焉。

    天竺國

    天竺。即漢之身毒。或云摩伽佗。或云婆羅門。地在蔥嶺之南。去月氐東南數千里。地方三萬餘里。其中分為五。南天竺。南際大海。北天竺。北距雪山。四周有山為壁。南面一谷。通為國門。東天竺。東際大海。與扶南連。但隔小海而已。西天竺。與罽賓波斯相接。中天竺。據四天竺之間。國並有王。而俱以天竺為名。隋煬帝志通西域。諸國多至。惟天竺不通。武德中。國大亂。王尸羅逸多勒兵。象不解鞍。士不釋甲。六載而四天竺之君。皆北面以臣之。貞觀初年。中國沙門元奘至其中國。天竺王尸羅逸多謂元奘曰。吾聞中國有聖王出。作秦王破陣樂。試為我說秦王之為人也。元奘具言聖德。王曰。信如所言。我當自朝也。至十五年。自稱摩伽佗王。遣使朝貢。上乃遣雲騎尉梁懷璥往通其國。尸羅逸多驚問諸國人曰。自古亦有摩訶震旦使人至吾國乎。皆曰。未之有也。乃遣使隨懷璥來朝。至二十二年四月。遣使右衛長史王元策奉使天竺國至。尸羅逸多死。其國大亂。發兵拒之。元策禦戰不敵,挺身宵遁。至吐蕃。發精銳千二百人。并泥婆羅國兵七千騎。元策與副使蔣師仁。率二國兵大破之。虜其王以歸。太宗大悅。謂侍臣曰。夫人耳目玩於聲色。口鼻耽於臭味。此敗德之源。若天竺不劫我使人。豈為俘虜耶。昔中山以貪寶取敝。蜀侯以金牛致滅。莫不由也。是時。就其國得方士那邏邇婆娑寐。自言年二百。云有長生之術。上深禮之。館於金飆門內。造延年藥。令兵部尚書崔敦禮監主之。使天下采諸奇藥異石。延歷歲月。藥成。服之無效。後放還本國。

    天授三年。東天竺王摩羅枝摩。西天竺王尸羅逸多。南天竺王遮邏其跋邏婆。北天竺王婁其那那。中天竺王地婆西那。並來朝貢。及中宗睿宗兩朝。並獻方物。

    開元三年二月。遣使瞿雲惠成來朝。八年五月。南天竺遣使獻豹皮。五色能言鸚鵡。又奏請以戰象兵馬討大食吐蕃。求有以名其軍。制書嘉焉。號為懷德軍。九月。南天竺王尸利那羅僧伽寶多枝摩為國造寺。上表乞寺額。敕以歸化為名賜。十一月。遣使冊利那羅僧伽寶多為南天竺王。遣使來朝。十七年六月。北天竺國王三藏沙門僧密多獻質汗等藥。十九年十月。中天竺國王伊沙伏摩遣大德僧來獻方物。二十九年三月。中天竺國王李承恩來朝。授遊擊將軍。放還。天寶中。累遣使朝貢。

    葛邏祿國

    葛邏祿。本突厥之族也。在北庭之北。金山之西。與車鼻部落相接。薛延陀破滅之後。車鼻人眾漸盛。葛邏祿率其下以歸之。及高侃之經略車鼻也。葛邏祿相繼來降。仍發兵助討。後車鼻破滅。葛邏祿。謀刺婆。蔔踏實力三部落。並詣闕朝見。顯慶二年。置陰山大漠元池三都督府。以其首領為都督。三族當東西兩突厥之間。常視其興衰。附叛不常。後稍南徙。自號三姓。兵彊。勇於鬥。延州以西。突厥皆畏之。開元初。與迴鶻拔悉密等攻殺突騎施鳥蘇米施可汗。三年。與拔悉密可汗同奉表。兼獻馬。至闕下。其年冬。又與迴鶻同擊破拔悉密部落。其可汗阿史那施奔北庭。後朝於京師。十三年。授阿史那施左武衛將軍。乾元中。率拔悉密可汗南奔後。葛祿與九姓部落復立迴鶻暾葉護為可汗。朝廷尋遣使封為奉義王。仍號懷仁可汗。自此後葛祿在烏德犍山左右者。別置一部督。隸屬九姓迴鶻。其在金山及北庭管內者。別立葉護。每歲朝貢。十一年。葉護頓毗伽生擒突厥帥阿布思送於闕庭。授開府儀同三司。改封金山郡王。至德後。部眾漸盛。與迴鶻為敵國。仍移居十姓可汗之故地。今碎葉怛邏斯諸城。盡為所踞。然阻迴鶻。近歲朝貢。不能自通。

    泥婆羅國

    泥婆羅。在吐蕃之西樂陵川。土多赤銅。其俗翦髮與眉齊。穿耳。楦以竹筩。緩至肩者。以為妙麗。食用手。其器皆銅。多商賈。少田作。鑄銅為錢。面文為人。背文為馬。牛不穿孔。衣服以一幅布蔽身。數日一盥浴。以板為屋。壁皆雕畫,俗重博戲。頗解推測盈虛。皆通歷術。祀天神。鐫石為像。每日清水浴神。烹羊而祭。其王那陵提婆。身著珍珠諸寶垂纓。耳金鉤玉鐺。佩服莊嚴。坐師子床內。嘗散花燃香。大臣皆坐地不藉。左右持兵。數百人列侍。宮中有七重樓。覆以銅瓦。楹栱皆飾以珠寶。四隅置銅槽。下有金龍。口激水仰注槽中。初。提婆之父為其叔所殺。提婆出奔。吐蕃納之。遂臣吐蕃。貞觀中。使者李義使天竺。道其國。提婆大喜。延使者觀阿耆婆彌池。池週迴二十餘丈,以物投之。則生煙焰。懸釜而炊。須臾可熟。二十一年。遣使獻波稜菜渾提蔥。

    永徽二年。其王尸利那連陀羅遣使朝貢。

    大食國

    大食本在波斯之西。大業中。有波斯胡糾合亡命。渡恆曷水。劫奪商旅。其眾漸盛。遂割據波斯西境。自立為王。其王姓大食氏。名噉密莫末尼。自云有國已三十四年。歷三主矣。其國男兒黑而多鬚。鼻大而長。女子白皙。行必障面。文字旁行。日五拜天神。不飲酒舉樂。有禮堂。容數百人。率七日王高坐為下說法曰。死敵者生天上。殺敵致福。故俗勇於戰鬥。土多沙石。不堪耕種。唯食駝馬。不食豕肉。西鄰大海。常遣人乘船。將衣糧入海。經八年而未極西岸。海中有一方石。上有樹幹。赤葉青上。總生小兒。長六寸。見人皆笑。動其手腳。既著樹枝。若使摘取一枝。小兒便死。

    永徽二年八月。大食遣朝貢。至龍朔中、擊破波斯。又破拂菻。始有麵米之屬。又南侵婆羅門。吞諸國。併勝兵四十餘萬。開元初。遣使來朝。進良馬寶鈿帶。其使謁見。平立不拜。云本國惟拜天神。雖見王亦不拜。所司屢詰責之。其使遂依漢法致拜。其時康國石國皆臣屬。十三年。遣使蘇梨滿等十三人獻方物。授果毅。賜緋袍銀帶。遣還。其境東西萬里。東與突騎施相接焉。又案賈耽四夷述云。隋開皇中。大食族中有孤列種。代為酋長。孤列種中。又有兩姓。一號盆尼夷深。一號盤泥末換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